圖為解放軍第474醫院醫護人員將術後的海裡且木·熱扎克老人推出手術室。
  解放軍報社:
  我叫海裡且木·熱扎克,今年65歲,是新疆庫車縣阿拉哈格鎮英沙一村的一名農民。2008年春,我雙眼同時患上了白內障,因家庭貧困一直沒能得到治療,到秋天已經雙目失明,從此便生活在一個黑暗的世界里。
  最令我感到痛苦的是不能與親人進行正常的交往和交流。老伴比我大19歲,身體也不好,本來應該我照顧他,如今我卻成了他的累贅,每天起床後,穿衣洗臉、吃喝拉撒都要老伴照顧。老伴不放心我一個人留在家裡,每天下地幹活都要牽著我的手到地里,看著我坐在地頭上,他才能安心幹活。雙目失明6年來,我沒有單獨去趕過一次鎮上的巴扎(集市),也沒有去外鄉的親戚家串過一次門,甚至很少跟鄉親們坐在一塊聊天,就連女兒出嫁,我也沒見到她身穿婚紗的模樣。我的小外孫出生,我只能聽他的啼哭聲,卻看不到那雙清澈的大眼睛。
  今年5月初的一天,我記得那是星期天,小外孫沒去幼兒園,我領著他在院子里乘涼。突然老伴從外面跑進來,激動地說:“熱扎克,熱扎克,解放軍的醫生來給你看病了!”這時,一雙溫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,他用漢語對我講了幾句什麼。通過隨行的村領導翻譯,我才知道是烏魯木齊市的解放軍第474醫院的軍醫來庫車縣巡診,得知我的情況後,專程上門給我看病!聽說是來給我看病的,我心裡那個高興啊,難以用語言形容出來。最令我興奮的是,經過醫生檢查,我的眼睛還有重見光明的可能!
  然而,我的興奮勁兒很快就過去了。我聽說治好雙眼需要兩萬元錢。我們一家子人種著十幾畝地,除去日常開銷,每年攢不下幾個錢,到哪去操持這兩萬元錢啊!老伴想到了賣房子,可是賣了房子我們一家人住哪裡?我堅決不同意,寧可這輩子看不見,也決不能因為自己讓全家人跟著受累!大概是我產生放棄治療念頭半個月後,解放軍第474醫院領導商量後,醫院決定免費為我做手術!
  6月3日那天,老伴緊緊攥著我的手,我們一起坐上長途汽車來到烏魯木齊市解放軍第474醫院全軍眼科中心。接下來的一件件事讓我感覺就像做夢一樣。院領導到病房看望我,醫生護士像親人一樣關心照顧我,眼科中心主任高曉唯為我雙眼實施了手術。揭開紗布那一刻,我看到了老伴那張佈滿皺紋的臉龐,看到了高主任的笑臉,看到了窗外的藍天白雲……
  我抑制不住熱淚長流。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光明!第一次見到光明是在我剛出生的那一年,聽我父親講,那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,新疆和平解放那天,那天天很藍,藍藍的天上飄滿白雲,新疆各族兒女奔走相告,喜氣洋洋。今天,我又一次看到了藍天白雲,看到了親人解放軍,也看到了新疆的發展和變化。令我十分氣憤的是,現在有些別有用心的人不珍惜眼下的美好生活,破壞新疆的團結穩定,對此我們堅決不答應!我們維吾爾族有一句諺語:“金銀財寶不算真富,團結和睦才是幸福。”我相信,我會用自己明亮的雙眼,一直見證新疆各族人民團結和睦,見證新疆兒女安寧幸福!
  (陳 林、柳金虎推薦整理)  (原標題:是解放軍讓我重見光明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清潔

ts77tsaa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